氣候變化

團隊的氣候變化聲明

首域盈信資產管理一直相信,可持續發展的挑戰及機遇是投資基本原則的核心,並可對企業回報產生極大影響。全球對可持續措施及產品的期望不斷變化,我們積極發掘及投資於符合要求的企業。

作為長線投資者,我們明白企業需要在我們投資期間承擔應對挑戰產生的成本,因此上述方針至關重要。

投資組合的主要氣候相關風險

基於地理位置及經濟敏感度的原因,我們投資的不少國家格外容易受到氣候相關風險所影響,故此我們預期投資組合的所有企業均會面對氣候風險。特別是,我們持有大量金融服務及消費必需品公司。有鑑於此,在評估金融企業的氣候風險時,我們會專注於公司的貸款政策及其對氣候變化的影響。至於消費必需品企業方面,該類公司產生的最主要環境問題則與原材料消耗、用水管理及塑膠污染有關。

氣候風險 - 所有氣候風險均是互有關聯的議題,包括有關低碳經濟轉型、氣候變化實體影響、聲譽問題、監管及法例要求的風險。當中,我們認為轉型風險及實體風險對投資組合最為重要,而且我們可與企業合作直接應對該類風險。

由於企業將低碳社會及經濟發展納入考慮,過渡風險日益受到重視,我們將其視為需要馬上解決的挑戰。我們絕少直接地投資於化石燃料、農業及礦業企業上,但我們知道該類企業是我們所投資公司供應鏈的重要部分。有見及此,我們會從由上而下的角度考慮行業情況,並採用由下而上的方式分析每間企業的風險。

與此同時,企業也會面對實體風險,即氣候變化及波動對現有業務營運造成的影響。我們相信,所有企業都會在主營業務,或供應鏈及分銷活動中遇到該類風險。

除了上述兩大風險外,監管及法例變得嚴謹亦會為企業增添商譽受損的風險。在我們投資對象身處的國家中,當地政府已經開始對違規企業施以罰款,估計該類風險將會逐漸上升。

我們如何識別風險

我們的研究流程包括初步的企業評估及持續的監察檢討。在整個過程中,我們都會識別氣候相關風險。在我們眼中,識別風險的最有效方式是定期與企業管理層溝通。當我們與企業交流時,我們亦有機會評估企業的其他「軟性因素」,判斷他們是否認真地處理氣候風險。

在評估企業的氣候相關風險及機遇,並準備與管理層討論有關問題時,我們會審閱企業披露的資料,而且參考氣候相關財務披露工作小組(TCFD)的要求。我們亦會審查來自ISS及MSCI等第三方供應商的數據,以便了解企業的過往碳密度、範疇1及範疇2排放量。此外,Sustainalytics、RepRisk及其他供應商會提醒我們重要的近期事件及爭議。我們將使用上述資訊提高企業參與表現。

在整個參與過程中,我們會識別企業需要改善的地方,並提供可能有用的外部資源。例如,我們會鼓勵企業採用已有的框架,包括氣候相關財務披露工作小組(TCFD)及科學基礎目標倡議(Science-Based Targets initiative, SBTi)的框架,以報告氣候相關披露及目標。

我們暫時不會進行獨立的情景分析,原因是該類分析相當依賴虛無縹緲的假設,特別是範圍3排放。

我們如何管理風險

我們採用由下而上的方針,全面管理投資組合的氣候相關風險。

我們從投資組合的角度出發,檢討基金層面的可持續發展表現,並使用環境及社會指標識別領先及落後的企業,再集中討論有關議題。在管理氣候風險時,我們會特別留意絕對排放量、排放密度趨勢、披露質素,以及企業是否符合科學基礎目標計劃的要求。於2021年,我們推出減碳流程,並評估所投資企業的部署、當時的表現及未來計劃。我們以參與活動主導減碳流程,第一步就是評估我們最大持倉的碳排放量,從而推動未來數年的減排工作。在初步檢討中表現最差的企業將會列為參與活動的頭號目標。

在整個研究流程中,我們採用由下而上的方針綜合考慮氣候因素。對於每項潛在投資,我們都會分析其業務模式及氣候相關風險,以決定是否接受企業承擔的風險水平。評估企業的管理質素是我們投資流程的重要一環。我們會觀察企業的擁有人/管理者是否長期不變,而且積極應對氣候問題,或關心往後數十年面對的挑戰。

我們也可能會投票表決企業的提案,以進一步表達意見。雖然我們會參考Glass Lewis及Ownership Matters代理投票服務提供的資料,但最終的代理投票決定乃取決於相關投資的分析師。

我們旗下基金的碳密度通常遠低於各自的基準。然而,我們應將有關數據視為投資理念的成果,並用作全面評估企業質素,而非只選擇在這項指標上表現出色的企業。隨著更多公司加入減碳行列,我們希望基準與我們投資組合之間的差距逐漸收窄,兩者共同進步。

我們的目標

我們的減碳工作重點在於減少持股企業的絕對碳排放。相比起出售碳密集資產,或買入依賴大量碳抵銷的企業,我們更傾向鼓勵投資對象大刀闊斧地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為現實世界的減排進展作出必要貢獻。我們重視行動和實證,多於假大空的口號。

於2021年,我們推出減碳流程,並評估所投資企業的部署、當時的表現及未來計劃。我們打算與所有企業討論減碳議題,但我們會先從最迫切處入手,即地區及國家投資組合的最大持股及經營碳密集型行業的公司,該類企業佔首域盈信管理資產總額的75%。

我們的評估框架主要參照「淨零排放達標量表」,其來自氣候變化機構投資者小組(Institutional Investors Group on Climate Change)提供的淨零排放投資框架實施指引(NZIFIG)。我們將投資組合的所有企業分為四級,包括領先至落後的公司。透過細緻的分類,企業可於發展方向、資源限制及目標上擁有彈性,對新興市場企業相當重要。

我們已經訂立2025年、2030年及2050年的目標,並打算逐年增加納入第一類企業的公司數目。我們將會每年匯報進展,然後於2025年及之後每五年公佈詳細報告。

在2025年前,我們希望將25%參與評估的在管資產列入第一級,從而在2050年前實現淨零排放。

我們將與評估範圍內的所有企業溝通,於2025年前披露100%企業的範疇1及範疇2排放,而且鼓勵企業達成科學基礎目標倡議(Science Based Targets initiative, SBTi)的要求。我們明白,投資對象的預期達標時間各有不同。例如,中國及印度企業實現碳中和的期限便分別為2060年及2070年。我們期望投資對象會採納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建議,將全球暖化限制於攝氏1.5度以下,並在2050年前達成淨零排放要求。

於2030年前,我們希望列入第一級的企業(即在2050年前實現淨零排放的公司)佔在管資產比例從最初的25%進一步提高。  

我們傾向支持企業的減排工作,以推動及量度進度,多於懲罰在淨零排放目標上落後的企業,或經營難以減排行業的公司。透過與企業管理層的頻繁交流,我們追求真正的減排成果及訂立進取的目標。

我們初步承諾,於2050年前將已經達成淨零排放(列入第一級)的企業佔在管資產比例提高至50%,目標是在經濟體持續減碳之際,將達成淨零排放的在管資產比例增加至100%。

本資料載有的任何目標(包括但不限於淨零排放目標)均基於下列各項訂立:(i)第三方(包括但不限於投資組合企業)向首源投資提供的資料及聲明;及(ii) 就未來事宜作出的假設,例如政府於氣候相關範疇實施的政策、今後的技術進步及投資組合企業的行動。該等資料及聲明最終可能證實為不準確,該等未來事宜最終可能不會發生。因此,首源投資無法保證能夠達成目標。有關目標將持續檢討,而且可予變更,毋須另行通知。

有關環境、社會及管治的任何承諾為截至刊發日期的最新資料,且由相關投資團隊按照內部訂立的獨有框架或其他以氣候變化機構投資者組織(IIGCC)的巴黎協定一致性投資倡議框架(Paris Aligned Investment Initiative framework)為參考基礎的方式制定。有關承諾乃基於投資組合企業向相關投資團隊提供的資料及聲明(最終未必證實為準確),以及相關投資團隊就未來事宜作出的假設,例如政府實施的環境、社會及管治和其他氣候相關範疇政策、今後的技術進步及投資組合企業的行動(全部事宜均可能隨時間而變化)。因此,達成該等承諾須視乎有關資料及聲明是否一直保持準確,以及未來事宜會否發生。有關環境、社會及管治的任何承諾均由相關投資團隊持續檢討,如有變動,恕不另行通知。

如本文件載有任何關於環境、社會及管治因素的測量或數據,該等測量或數據乃按照相關投資團隊從第三方(包括投資組合企業)取得的資料進行估算,且有關資料最終可能被證實為不準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