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可持續發展方針

作為長線投資者,我們專注發掘以明智策略推動可持續回報的企業。我們通常留意管治水平較佳,並且與少數股東利益一致的企業創辦人及管理團隊。

假如企業採取缺乏遠見的策略,不顧一切地追求即時回報,或者剝削勞工、利用稅務漏洞、逃避法律責任或破壞環境,我們便不會將其視為優質企業。

起源於1988年

自1988年團隊成立以來,我們一直相信必須將環境、社會及管治和可持續發展因素融入投資流程。我們將上述元素視為審慎風險管理的一部分,而且是我們對客戶承諾的基本責任。我們自2007年起成為聯合國責任投資原則(PRI)的簽署機構,並將該項原則看成是最基本需要達到的準則。  

盡責管理

我們的責任投資方針強調盡責管理,我們相信優質的管理者及良好管治能夠確保企業妥善處理環境及社會問題。我們知道,我們的投資活動會對社會及環境產生影響,而完善的管治是優質企業的發展基礎。話雖如此,我們明白到上述議題相當複雜,並無一套適用於所有投資者或企業的通用方針或法則。與此相比,企業的發展方向反而更加重要。

團隊方針

首域盈信資產管理相信,在日常決策及與企業管理層互動的過程中,每個人都有責任思考環境、社會及管治議題。我們不會將分析企業財務質素的工作外判或只交由會計師團隊負責,而且我們認為,環境、社會及管治和可持續發展議題是研究流程的重要部分。這些要素密不可分,我們需要就此進行全面的質素評估。

盡責管理和環境、社會及管治融合

作為長線投資者,我們專心發掘以明智策略推動可持續回報的企業。我們的投資理念核心在於發掘管治水平較佳,而且與少數股東利益一致的企業創辦人及管理團隊。即使遇上跌市,該類企業亦能夠帶來遠超資本成本的可持續及可預測回報。

實際措施:

我們每名團隊成員均將環境、社會及管治因素融入由下而上的研究方針,以便評估企業質素。舉例來說,我們曾經發現企業的產品製造缺陷引起健康及安全疑慮,但管理層迅速回收產品,並且誠實積極地說明問題。在此情況下,我們集中了解企業採取甚麼行動,以盡量減低對主要持份者及業務的影響,並研究企業預防再次發生同樣問題的措施,從而判斷管理層是否出色的長期盡責管理者。透過評估環境、社會及管治表現,我們能夠發現支持或不利企業投資理據的因素。我們密切與企業管理層溝通,並持續留意他們對環境、社會及管治問題的應對方式,包括分析企業訂立的目標及相關主要績效指標。

環境及氣候變化

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是首域盈信投資過程中重要的考慮因素。我們承認氣候變化的實證及全球過渡至低碳經濟的需求。在作出投資決策及行使所有權時,我們會承擔評估相關風險及機遇的責任,並會投資於主動減低氣候變化影響的企業。 

實際措施:

作為快餐店及速食店股東,我們關心企業供應鏈產生的環境影響,包括採購標準及溫室氣體排放問題。我們積極應對這類重大風險,在轉用可持續棕櫚油圓桌倡議組織(RSPO)認證的棕櫚油、建立環境風險管理資料庫、展開減少用水計劃及訂立重視環境影響的採購合約後,有關情況已見改善。企業可以採取的最佳措施包括披露資料,假如企業的供應鏈比較複雜,我們會鼓勵其追蹤及披露範圍3的排放數據,以便識別及消除氣候相關風險。

社會

我們的投資流程重視企業質素,當中必定會考慮企業的社會經營許可。換言之,我們只會投資於管理層能夠有效經營業務,並且符合所有持份者(包括客戶、僱員、供應商及整體社區)利益的企業。我們認為,如果企業未有以自身利益一樣重視持份者的利益,便不能為長線投資者帶來豐厚回報。 

實際措施:

社會考慮因素指我們積極應對的一系列廣泛及複雜議題,包括資料私隱,以及董事會、管理層及僱員層面的職場多元性。近年,客戶沉迷特定產品及服務的問題成為焦點,這有利於積極應對未來監管及消費者行為變化的企業。另外,有關性別平等的議題亦變得重要。我們經常與企業討論性別多元性議題,說明有關現象的好處及國際標準。我們所投資的企業樂意推動性別平等,並且取得不俗進展,因此贏得了我們的欣賞。 

企業管治

我們明白,作為長期股東,我們能夠積極與企業的管理團隊及董事會溝通,並且行使代理投票權,從而影響企業的環境、社會及管治表現。

實際措施:

透過緊密地約見企業,我們能夠評估企業的管理質素,以便判斷其管治水平。從我們與企業的對話中,我們亦能深入了解股東的權利、企業透明度、關聯方及監管等詳情。投票是重要的投資者權利,在獲邀參與投票時,我們應該以符合客戶最佳利益的方式行使投票權。假如我們反對某項提案,我們會先嘗試積極溝通,以求解決疑慮。在我們的議合過程中,投反對票往往是次要或最後的手段,因此我們較少投反對票,因我們較多投資於優質公司。 

剔除範圍

在首域盈信的環境、社會及管治授權中,所有選股決策均以企業的社會貢獻及環保表現為基礎,並透過我們的質素準則流程釐定。我們採用下列標準作為指引:

  • 企業須支持及奉行基本人權原則;
  • 企業須按照獲廣泛支持的條約、公約及實務守則,遵守當中的國際慣例及標準;及
  • 企業須奉行環境盡責管理的最高標準

我們的投資流程本身便完全剔除了多個行業,或就特定行業設立投資門檻。由於設立了門檻,當我們相信企業能夠提升可持續發展表現,而且其業務模式會從根本上帶來重大影響時,我們能夠參與改善可持續發展程度較差的業務。

有關詳情,請參閱我們的剔除政策

 

實際措施:

部分企業會從危機中獲利,例如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期間供應個人防護設備的企業。雖然該類企業供應的必需品有利社會大眾,但其供應鏈往往涉及現代奴役問題。有鑑於此,我們會向企業說明我們的憂慮,並不時分享全球企業採取的最佳措施、相關資源及改善表現的企業例子。我們亦會檢討進展,確保企業採取補救措施,而且指出應作進一步改善之處。